您当前位置:新宝创造奇迹平台登录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2019年教育上市公司“下滑之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20 11:42   浏览:

  2019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对教育行业来说,下滑成为不少公司这一整年的“主旋律”。蓝鲸教育整理多家上市公司近一年来的表现,探究哪些公司业绩下滑的幅度最大。

  结合财报来看,2019年的港股教育公司除首控外,业绩大多一路平稳上涨。但A股和美股教育公司,业绩层次不齐——其中尤以A股教育概念公司为甚,依靠并购跨界教育的上市企业,即使2019年年报尚未披露,其季度业绩波动也普遍较大。

  在这些公司中,我们选出10家实际上业绩下滑相当严重的公司,深入探究“下滑之王”们的经营状况,以供广大投资人和教育工作者参考。

  流利说2019年Q3营收增速首次降到100%以下,相比于往期腰斩一半还多。净亏损为2.14亿元,同比下降50.31%。三季度其付费用户数量与二季度基本持平,增长陷入停滞。新宝平台

  流利说一直饱受争议的便是其营销费用高企不下,再加上微信明确禁止朋友圈营销,对依赖朋友圈裂变获客的流利说而言更是雪上加霜。2019年三季度,其营销费用达2.89亿元,几乎与营收持平,较去年同比大幅上涨41.9%。

  值得关注的是,安博教育曾两度上市:2010年,新宝gg官网安博选择纽交所上市,股价一度爬升至每股14美元。其后,因年报无法按时递交、CFO离职等情况出现,股价大幅下滑,一路跌至2美元左右。2014年安博教育被强制退市,彼时市值已跌到了不足3000万美元。

  2018年,安博教育再次上市,这一次其选择的是美国证交所。但上市仅一年,其财报披露的业绩就已不容乐观。前途几何,还需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首控集团2019年的业绩波动,堪称这10家企业之最。大涨大跌的业绩变化,非常难以对该公司的基本面进行有效分析。甚至曾有资深教育投资人士对我们表达了他的感叹,“首控这家公司,似乎就没有基本面”。

  首控在2019年11月底曾公告披露称,董事会主席被平仓套现4201万港元,投资成实外亏7.9亿港元。仅此一役,结合首控集团2019年中报亏损近2亿的情况来看,其2019年财报亏上10亿,似乎不是一个伪命题。

  对和晶科技而言,2019年是真正的多事之秋。从年报预告的大幅亏损,到起诉甘肃广电;从股东套现到贱卖澳润科技,全年多次受到深交所问询;实控人被列入失信名单、实控人或将变更……2019年几乎每一个月,和晶科技都发布过“利空”公司的公告。

  最大的变动来自于2019年末,和晶科技实控人陈柏林拟与第二大股东筹划股权转让。转让成功后,荆州慧和将成为和晶科技新的控股股东;但因荆州慧和不存在实控人,所以和晶科技将进入无实控人的状态。

  2019年全通教育最受关注的事件莫过于其拟作价15亿元,购买吴晓波旗下的巴九灵96%股份。监管层对此事极为关注。深交所先后两次下发问询函,甚至直指“忽悠式重组”。

  2019年9月,这桩引起资本市场广泛关注的收购案,在全通教育的一份公告下不了了之。与此同时,全通教育的业绩继续在走“下坡路”。据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其营收为4.47亿元,同比下降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39.38万元,同比下降392.28%。

  2019年,威创股份在营收方面仅出现小幅下滑。但在净利润上,2019年前三季度分别下降68.35%、33.29%、27.36%——其盈利能力正快速下降。

  2019年12月初,其发布公告称,拟将旗下四大核心幼教品牌之一的可儿教育进行剥离,交易对价为3.03亿元。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是可儿教育第三个业绩承诺年,但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结束,可儿教育实现净利润仅为2383万元,仅达2019年最低业绩承诺的53%。若可儿教育未能完成2019年业绩承诺,威创将面临商誉减值风险。其本就正在明显下滑的利润,能否再次承受商誉减值的风险,新宝创造奇迹平台登录也值得商榷。

  多以并购进入教育领域的A股公司,标的与母公司反目成仇的案例也相当罕见。而这样的闹剧就发生在了文化长城与翡翠教育之间。

  这一事件的起因在于,文化长城聘请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指出,无法发表对其2018年财报的审计意见。随后,文化长城表示翡翠教育失控、翡翠教育反击称上市公司委派高管不履职,请求罢免董事长夫妇、董秘等人。曾吸引无数目光的2017年教育第一大并购案,如今徒留一地鸡毛。

  在文化长城于财报中剥离翡翠教育业绩后,2019年前三季度文化长城的净利润出现骤降。与此同时,其自8月末即每周发布一则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或将持续至文化长城2019年财报公布。

  2019年勤上股份内忧未解,对外更是官司缠身。除了被爆出2000万合同诈骗案中案,年初时还因行贿导致控股股东被罚300万元,实控人被判2年。

  由于龙文教育未完成业绩承诺,而承诺方也并未对勤上提供补偿。一怒之下,勤上将龙文教育业绩承诺人告上法庭。2019年末,勤上股份发布公告,提出要求广州龙文教育对勤上股份进行补偿。金额以业绩承诺的2倍为上限,即不超过11.28亿元。

  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分别为5.43亿元、5.07亿元、5.35亿元,同比增长20.26%、-30.10%、19.70%——除第二季度大幅下滑外,另外两季度业绩正向增长。

  问题在于2019年3月,该公司曾发布公告称,拟择机出售所持有的韦尔股份全部股票346.63万股,此行预计至少增加公司当期净利润3211.55万元。

  2019年8月,天喻信息发布半年报。公告显示,上半年净利润为0.93亿元,但其中至少八成收益来自投资股票。扣非后净利润仅为1810.1万元,大幅下滑69.31%。换句话说,扣非净利润大幅下滑,才是其主营业务的真实情况。

  2018年,三盛教育交上的答卷似乎充满矛盾。一方面是营收下降38.98%,达7.92亿元;另一方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大幅增长410.82%,达到1.14亿元。

  进入2019年第三季度,三盛教育营收下滑22.89%,为1.51亿元。而净利润方面,除第一季度小幅增长外,二、三季度均明显下滑,跌幅分别为24.26%、33.54%,净利润分别为3229万元、1648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三盛教育曾发布公告表示,拟以1.23亿元,收购中育贝拉51%股权。此次收购获深交所关注函,深交所指出,要求三盛教育披露中育贝拉尚且业绩亏损的情况下,完成业绩对赌的可能性。

  饶有趣味的是,2019年三盛教育高管频繁变动。7月,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海洋辞职,由88年出生的证代接任;12月初,副董事长张昌楠、监事周金林相继辞职。

sitemap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