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新宝创造奇迹平台登录 > 新闻动态 >

深圳两会 教育成代表、委员“最聚焦”民生关键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10 01:47   浏览:

  “在2019年,深圳学位短缺的问题曾多次掀起社会关注热潮,也是目前深圳市民关注的焦点”,深圳市人大代表林良浩表示,深圳市市长陈如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未来三年将加快公办学校的建设,特别是高中的建设,规划了37所公办高中,义务教育方面也要增加6万个学位,这些举措都让人为之振奋。

  林良浩表示,政府虽然采取了很多有利举措,但是短期内高中学位短缺的问题依然严峻,他提到2019年深圳的初中毕业生大约为8万个,2020年预计将突破8.6万个,净增加6000多人,高中学位的供应依旧紧张。

  “希望通过政府有计划的推动,未来三年内,学位短缺会得到缓解”,林良浩认为,政府应该再加把劲,继续挖掘学位潜力,除了硬件设施的建设,还要保障师资力量,最终才能提高深圳优质教育的供给。

  市政协委员邓少勇建议,学校建设要走“绿色通道”,多部门协力推进、全力配合,才能保证学校在预定时间内交付给教育部门使用。

  “深圳全市的小学学位供应总量是基本满足需求的,但是区域不均衡,一些优质学校学位特别紧张,所以关键是优质学位不能满足需求。”邓少勇建议要全力推进优质均衡,做好了教育优质均衡工作,孩子无论在深圳哪个区域,都能上家门口的好学校,学位预警就会得到极大缓解。

  市政协委员周杰认为,要解决学位紧张的问题,要双管齐下,一方面政府应尽快地挖掘潜力,建设更多的学校以满足市民对学位的渴求;另一方面深圳多个区已在改扩建学校上发力。希望深圳能借助建设先行示范区的契机,突破一些制度的束缚,让教育资源能够和城市同步提升发展,让深圳的家长不再听到每年的学位预警铃声。

  深圳市人大代表曾俊英表示,教育这一块,今年政府报告将它放在了首位,看得出政府下大了决心要抓教育。针对高中学位紧缺的短板,从报告中可见2019年,2020年的民生实事中有提及,她认为政府应进一步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因为教育是百年大计,它关系到深圳未来的发展,学前教育是最基础的,在学前教育上应投入更多的资金,支持人才的培养。

  关于综评,在很多市民对综评提出异议后,教育局第一时间组织了家长代表、人大代表、老师代表等对综评重新梳理调整,她作为六个专班之一,目前还在对综评系统进行调整完善中。

  深圳人大代表谢春表示,深圳是个非常吸引人的城市,外来人口涌入带来的压力等,导致目前高中教育的形势比较严峻,今年市长报告中说了要对高中教育进行大力的投入,因为在各部门大力督导下,她认为这些目标都能完成。

  关于综评,她觉得这是因人而异,因条件而异,因孩子、学校、地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说它不好也不全面,非按照教条而做也不行,对于这种新生事物应有包容之心,但也要将综评工作不断完善,如何能更切实际,让孩子满意,让家长满意,让社会满意,在这方面还要做努力。

  第一,深圳教育主管部门与各区教育局联手,全市一盘棋布局,考虑到各区的需求、缺口和资源优势,确定特色方向;

  第二,与高校联动,资源共享。以坪山区为例,可以充分利用深圳技术大学的特色和资源,办科技特色高中;

  第三,与大机构、大企业联动,利用他们的人才和资源。例如华大基因可以支持办生命科学特色学校,高中生有机会向科学家学习,做一些课题;

  第四,政策上要敢于突破,办几所真正意义上的面向未来的创新型高中,借鉴美国High Tech High的模式,引进真正意义上的项目式学习。敢于打破传统的按学科分类的教学模式,完全采用PBL的方法,让学生们通过完成一个个项目获得他们这个年纪该学的且实用的知识和技能。

  深圳市政协委员周杰表示,艺体类高考这些年爆发式增长,但可能更多只是解决了一部分学生“有大学上”的问题,学生毕业后就业形势不一定很好,甚至可能还不如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受社会欢迎。

  特色高中要办出真特色,而不是贴着人文、科技、艺体的标签。这需要顶层设计、长远规划、久久为功,摸索出自身特色形成的原理、机制、要素、资源配置等一系列深层次的东西,而不是浮在表面、互相模仿、同质竞争。

  深圳市政协委员汤湘林建议,借鉴德国、奥地利等国家的模式,分为完全文理高中和特色高中。在德国和奥地利,高中阶段占80%至85%的毕业生进入职业教育类。中国借鉴德国和奥地利高中教育模式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打通职业教育的学历上升通道问题,即技工院校职业高中升入本科、研究生教育的问题。

  多样化的特色高中办学是符合学生发展需要的,除了办特色高中,也可以在普通高中里办特色班级。学生选择了特色高中或特色班级后,如果发现不适合要允许调整和改换,要有一定的灵活性。因为高中三年,学生的想法发生改变是正常的,应该以更人性化的方式支持学生做出自己的选择。

  深圳市人大代表陈思韩表示,“教育和医疗都是深圳的短板,为了补齐这两个短板,深圳市政府近年在这方面的预算,都达到了两位数的增长”,新宝创造奇迹平台登录深圳市人大代表陈思韩表示,虽然政府近年来在教育的财政投入很多,但是他担心这样的财政投入不能够持续下去。

  陈思韩认为,为了让深圳的教育和医疗有长效的发展,建议将保障教育和医疗的投入进行立法。“比如教育和医疗的投入要占到全市GDP的多少,或者占到辖区税收的百分之几”,这样就能长远的规划教育和医疗的发展,避免搞运动式的发展教育和医疗。

  深圳已有三区发布学位预警,问题如何解决?委员建议:改革原有学位房政策 推行“多校划片”

  学位问题近年来逐渐成为深圳市民关注的焦点。针对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新生学位供给情况,截至目前,深圳已有三区发布学位预警。

  2019年11月,龙华区发布了深圳首个2020年学位预警。今年,该区学位缺口较大,小一、初一学位总缺口近11000个;随后,坪山区、福田区先后发布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学位预警,其中,坪山区公办学校学位高度紧张,小一学位需求同比增长约14.6%,初一学位需求同比增长约28.1%;福田区小一、初一学位总缺口则达到9500个。

  “2017年开始,深圳市义务教育阶段的随迁子女数量就超过87万,居全国首位。虽然全市约55%的公办学位面向随迁子女,但是每年仍有约25万随迁子女无法就读公办学校,只能选择在民办学校就读或返乡。”深圳市政协委员戴景华表示,学位供需矛盾在深圳非常突出,深圳要改变部分工业用地用途,增加教育用地供给。

  戴景华说,在2019年深圳规划的教育用地中,不少地块是无法落实的,无法用于建设学校,建议改变部分工业用地用途,把工业用地转换为教育用地,从而增加更多的公办基础教育学位,“在此基础上,可以出台优惠政策,引导和鼓励拥有工业用地使用权的业主参与民办学校的建设,提高业主对转变土地用途的积极性。”

  这些年来,深圳教育事业虽取得累累硕果,但总体来看人民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与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依然突出。在深圳市政协委员黄育存、陈国雄等人看来,一些名校片区房价格极高,绝大多数工薪阶层无力承担高昂的房价,因此,在深圳,许多外来儿童将得不到优良的教育。为此,几位政协委员建议改革原有的学位房政策,逐步推行“多校划片”的入学制度。

  据介绍,深圳实行学位房政策是为了保障符合条件的适龄儿童公平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落实就近入学政策,减少跨区域择校行为。但随着全市10个区实行学位房锁定政策,尤其是家中的二胎、三胎适龄儿童将无法申请学位。

  因此,政协委员建议可以借鉴北京等地推行的“多校划片”入学制度,打破原有一套学位房对应一个学校的制度,以行政区划为单位,以随机分配学校为主、按成绩择校为辅的方式,确保区域内的学位能够得到合理分配,从而真正保障学区内的适龄儿童能够公平接受义务教育,打破名校所在区域的学位房价格过高的社会现象。

  2019年《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全市民办教育发展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中指出,深圳市义务教育阶段共有民办中小学258所,占全市普通中小学总数36.1%;民办中小学在校生总数为55.58万人,占全市普通中小学在校生总数的39.8%。参照国内外先进地区民办(私立)教育普遍低于15%的优化配比,深圳市民办中小学所占比例明显偏高。

  在此背景下,深圳市政协委员汪娱建议,深圳可通过采取收编、合并、淘汰等方式,大幅降低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所占比例。汪娱表示,深圳早期民办教育主要是满足外来务工子女大量学位需要,大部分民办学校办学起点低、基础薄、发展快,制约了学校向高端特色化发展,鉴于现状,深圳可采取相关措施进行改变,淘汰就是其中之一。

  此外,汪娱建议,深圳可加大精准扶持力度,建立政府财政性经费支持民办教育发展的长效机制,对部分办学规范、质量有保障的民办中小学进行转型升级。同时,积极打造具有规范化、现代化、国际化特征的深圳民办教育。针对一批优质、高端、群众满意的民办学校,提倡引进社会资本,放开收费标准,实行市场调节、政府监管。

sitemap sitemap